30歲男子在境外被軟禁練習吞蘋果 一到杭州就被抓

  • 都市快報  

(原標題:這錢都敢賺?30歲男子在境外被軟禁、練習吞蘋果!一到杭州就被抓,他說自己“中了邪”)

30歲的貨車司機杜某,做夢都沒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變成毒販的“騾子”,那場發生在境外的遭遇,比噩夢還可怕,至今回想起來都有種不真實感。

“我怎么會那么傻?”如今,在看守所里的杜某,依然用“中了邪”來形容自己當時的狀態。

QQ群里有人告訴他可以“周賺一萬二到兩萬”

杜某,30歲,山東人,有老婆和三個女兒,大女兒5歲,小女兒不到兩歲,他開貨車,一個月收入4千多,按他的說法,“不夠一家人開銷”,去年,他貸款買了輛新車,到今年2月還有1萬元左右車貸沒還完。

雖然收入不夠開銷,但不妨礙他在網上下注,“我一周玩兩三次,有時虧個五六百,有時能賺一兩千,總體上不賺不賠。”

因此,杜某加入了不少玩家圈子QQ群,有一天,一條群聊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。“周賺一萬二到兩萬,有意私聊。”

發消息的是個叫“大西瓜”的人,身份是群管理員。

“兄弟,我不騙你,你幫我們帶貨就能賺錢。”“大西瓜”很熱情,一口一個“哥”、“兄弟”,了解到杜某家里情況后,常找他聊天。

“要帶什么貨?不會是違法的吧?”

“是違禁品,但不違法,你相信我好了。”但具體什么違禁品,大西瓜不說。

兩天后,“大西瓜”把杜某拉進“兼職上萬群”,群里100多人。

這個群被管理員禁了言,每天群消息就是“大西瓜”發的兼職信息。“大西瓜”每天都找杜某聊天,說只要他干得好,可以長期合作,還說一手包辦他的車費、住宿費,過來一趟給他一萬五。

雖然心動,但杜某還是小心私聊了幾個“群友”:“你做過嗎?能賺到錢嗎?”

得到肯定回答后,杜某開始盤算——“如果每周賺一萬多,每個月就能賺4萬,很快能把剩下的車貸還清,三個孩子能過上好日子,我還能再賭賭……”

杜某決定把握機會。

對方讓他在昆明跟車去西雙版納他開始了第一次獨自旅行

“你有沒有腸胃病?有的話干不了。”臨出門,大西瓜問杜某。杜某表示沒有。

大西瓜給他買了山東到昆明的火車硬座票,2月20日下午,杜某和妻子簡單交待了幾句,坐上了火車。

以前,他出過最遠的門是跟親戚開貨車去廣西,第一次獨自旅行,杜某說,覺得“挺好玩”,每隔兩三個小時,大西瓜就給他發視頻通話,關心他在車上怎么樣,也不孤單。

坐了30個小時硬座,2月22日凌晨4點,他抵達昆明。

“你到南客運站找輛越野車,跟車去西雙版納。”大西瓜發來越野車號牌。

越野車上已有幾個乘客,都是男人,說是拼車的,杜某有點慌,但發財夢在腦子里轉,加上大西瓜把路上的餐費也打給了他,他自我安慰,上了車。

可能是猜到他猶豫,“大西瓜”一直給他發消息,說很快就到,到了就可以拿錢走,并讓他拍下附近照片還共享位置。

現在回頭想想,那些“關心”就是變相監視,他錯過了很多逃跑的機會。

在西雙版納他被轉運多次到了緬甸

9小時后,杜某到了西雙版納景洪客運站,一個陌生電話打來,“你打車去打洛。”

從這時起,聯絡人的態度跟之前不一樣了,口吻是命令式的。

還沒有到打洛,對方又打來電話,讓他在附近便利店下車,說有輛摩托車在便利店等他……連換了幾種交通工具,最后他跟著船從打洛江到了緬甸的小勐拉,兩個瘦瘦的男子在等他。

兩人拿走他的身份證和手機,把他帶到一個酒店開了房,房里還有個年輕男人,是他室友。

“這邊是國外,為了安全著想,不要亂跑。”兩人走了,順便拿走了房卡。

杜某溜到酒店門口看了眼,街上的人都背著槍,他趕緊跑回了房間。

每天有人送飯送水隔壁住著很多像他們一樣的人

雖然酒店里很多人說中文,但杜某不敢和任何人搭話,滿肚子后悔、害怕、焦慮、對家人的想念,只敢和室友說。

室友說自己叫張豹,29歲,安徽人,在廣州一家手機廠打工,在這個房間住了一個星期。

杜某告訴了對方自己的真名,“到這份上還瞞什么,還指望有人給家里報個信。”

兩個男人有點惺惺相惜,聊得深入起來。

張豹說自己也是第一次做,酒店到處有監控,“他們”每天會送飯來,如果是家人打電話過來,他們會把電話送過來。

接下來的每一天,對方都會給他們送飯,有時也會送香煙和水,杜某趁開門拿飯時偷偷觀察過,瘦子手上拿了很多盒飯,分給附近好幾個房間,“張豹說里面住的都是和我們一樣的人。”

每天,瘦子還會和他們談談話,多數是敲打他們,“你們身份證都在我這里,回不去了。外面很危險經常有人死,不要亂跑。”

幾天后,杜某妻子打來電話,瘦子把手機拿給杜某,坐在房里監聽,杜某盡量語氣平靜地跟妻子說自己接了個外地的活,要過段時間回去,妻子沒懷疑。

對方把蘋果削成長圓形讓他們練習囫圇吞

“不是說好一周就可以拿錢的嗎?”杜某問。

瘦子說:“人多,要排隊,每天都有人走。”

他問這些人去了哪里,對方不回答。

杜某等了半個月,每天和張豹在房間里,不分晝夜看電視,說話,但心照不宣不提“那事”。

直到有一天,瘦男人拿著蘋果進了房間,熟練地將蘋果削成長圓形,和兩節手指差不多長短形狀,命令杜某和張豹,“吞!”

囫圇吞,吞不下去會被要求重新吞,不許反抗。

晚上,張豹忍不住害怕,“哥,你說是不是我們想的那樣?如果是,被抓到要判十年以上的。”

杜某也害怕得要死,但沒有辦法,只能苦熬。

3月7日晚,瘦子帶走張豹。杜某再沒見過他。

吞下37粒“不明物體”還被拍下視頻威脅

3月9日早上,杜某被告知當天不能進食,“我知道,輪到我了。”

晚上11點多,兩個陌生男人進了杜某房間,帶來一個黑色大塑料袋,里頭是50多顆橢圓形物體,兩個手指指節那么大,被膠帶緊緊包著。

“吞!全部吞下去,你就可以拿到錢了。”

“這些是什么?”杜某發抖。

“違禁品,你別管,想要錢快點吞!”

“不明物體”質地很硬,杜某感到喉嚨難受,吞下去胃里又疼又惡心,吞一個要喝大量水。他喝了十幾瓶礦泉水和幾瓶飲料,吐了十幾回,吞不下了。

“少一個扣1000元,你再吐,錢就扣完了!”男人態度粗暴,說有一些人不肯吞還想逃跑,最后被打死在山上,也有在路上被碾死的,“你也想這樣?”

杜某說,當時胃部的難受和死亡的恐懼讓他的大腦渾渾噩噩。

這時,一邊的瘦子讓杜某手拿身份證,報出名字、家庭住址、身份證號,又讓他手拿一顆“不明物體”,說“這是毒品,我自愿帶到國內”。還拍了杜某吞毒的視頻。

“現在你的身份證、手機、通訊錄都在我這,要是不吞,我就把視頻發給你家人朋友。”

杜某吞到30粒左右,實在吞不下了,一下吐出兩三粒。

“不管你是吐出來還是拉出來,都要再吞下去。”

到第37粒,他覺得肚子要爆炸了,苦苦哀求不再吞。

“你吞得這么少只能拿一萬塊,到地方交貨才能拿錢。”對方不太滿意。

杜某已不再考慮錢的問題,只想早點遠離地獄。

下了飛機就被警方攔下體內圓柱形物體檢出冰毒

凌晨5點,天蒙蒙亮,對方把身份證、手機還給杜某,“你的手機裝了定位,你回去每隔半小時給我發個表情,匯報情況。看你人不錯,這趟做完了,以后想賺錢,就來這里給我跑個腿。”

杜某說,當時只想做完趕緊回家,把手機、QQ號碼都換了,再不接觸這些人。

3月11日,杜某坐上飛往杭州的飛機,“過安檢時人都在抖。”

飛機降落,還沒出機場,杜某就被民警攔下,杜某很快承認體內藏有毒品。

之后4天,杜某在民警監管下,在省人民醫院陸續將37粒裝有可疑白色塊狀物的圓柱形物體排出。經鑒定,可疑塊狀物總凈重為285克,均檢出甲基苯丙胺(冰毒)。

如今,杜某在看守所里等開庭,前段時間從報紙上看到杭州中院判了一批涉毒案,里面有個和他差不多的“騾子”,被判有期徒刑15年,他估摸了一下自己的情況,心里發冷。

除了怪自己貪,自己傻,還覺得對不起父母妻兒,最后,杜某認真地對我說:“寫出去吧,讓更多人看看,不要被人騙,不要向我學。”

七星湖南棋牌下载安装
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规则 吉林时时走势图 北京pk记录排期 模拟大乐透摇奖机 体彩金七乐规则 那个票网有极速时时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查询 北京时时赛车记录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360 六肖中特王 江苏快三号码推荐和值推荐 福建时时开户 陕西快乐十分胆拖玩法价格 快乐十分选号秘诀